前奥运击剑世界冠军栾菊杰回宁

发布时间:2020-02-27 21:26:01 来源:贝投国际-贝投app-贝投体育app 点击:39

  【金陵晚报报道】1984年,中国第一次全面参加奥运会,击剑选手栾菊杰奋力杀入女子花剑决赛,并成为第一个获得奥运会击剑金牌的亚洲运动员,也是江苏省第一个拿到奥运金牌的运动员。而栾菊杰就出生在南京这座六朝古都,从这里迈出人生的第一步。

  日前,栾菊杰应邀参加本报《扮靓十运》活动(详见A10版),拍摄途中常常谈起家中的6个兄弟姐妹,还有自己3个可爱的孩子。“东方第一剑”赛场上的英姿早已深入人心,生活中的栾菊杰又是怎样一个好女儿、好妈妈呢?昨日,记者经过多方联系,敲开了栾菊杰父母家的门,很久不接受记者采访的栾老,热情地接待了记者。

  主要成绩:1978年世界青年击剑锦标赛中获女子花剑亚军。1984年第二十三届奥运会获得冠军。1988年2月告别体坛,去加拿大深造,当时31岁。

  栾菊杰父母住在升州路上一栋普通小区内,记者赶到时,栾菊杰的父亲栾有山正坐在客厅歇息,栾菊杰的母亲严规珍正在忙着做午饭。屋里地方不大,也没豪华的家具,但收拾得干干净净,客厅的电视机上插着一面国旗和一面十运会会旗。

  栾有山从小板凳上站起来,身材高大挺拔,那种不凡的气度,让人不禁想到“有其父必有其女”,栾有山已经77岁高龄,他身体硬朗、声如洪钟,一点不像这个年纪的人。说起栾菊杰和栾家的故事,栾有山又坐在小板凳上,向记者娓娓道来。

  “我们老家在安徽,我两岁时随着父亲逃荒,从安徽逃荒逃到南京。然后就在南京扎了根,一直在这里生活了将近70年。”

  年轻时,栾有山去云南当了六年兵,在部队打篮球、排球,是个体育爱好者,“我个子高,天生就喜欢打球,喜欢运动。”栾有山在部队里多次立功,总是第一个被表扬的好战士,“如果哪次不是第一个被表扬,我心里就不好受,总觉得自己没做好。”栾菊杰正是遗传了父亲这种性格,刻苦努力、永不服输。

  栾家一共生了7个孩子,六个女儿,最小的是儿子,如今孩子们都已成家立业,栾菊杰定居加拿大多年,老五在泰国生活。其他几个子女也在南京各自奋斗出一片天地。

  栾有山是军人出身,对孩子们的教育十分严格,而在自然灾害的那几年,养活7个孩子谈何容易,“家庭条件好的人家都很难培养出一个世界冠军,别说我们这样困难的家庭了。”

  栾有山和严规珍夫妇,都是南京普普通通的工人,“当时我一个月收入五十八块九毛,她妈妈一个月才二十八块钱,这不到一百块钱要养活全家九口人。”栾有山觉得,“小孩子多了,没有健康可不行,一直坚持带着他们进行体育锻炼。”每天早上,栾有山都会骑着自行车,带着几个孩子跟在屁股后头跑步。

  栾菊杰在十九中读书时,在学校是练习跳高的,后来被选拔去搞田径,之后又进入南京业余体校加入羽毛球队。有一次,击剑队的白教练到羽毛球队挑人,一眼看中左撇子的栾菊杰。

  “我们家的孩子都能吃苦,栾菊杰是最能吃苦的一个。我对她的管教也特别严格,规定她不管训练有多晚,一定要在九点之前回家,如果有事情必须提前告诉我。”

  “有一次,栾菊杰在中山东路训练完,看一个法国篮球队在那边打比赛,十一点才回家,我把门锁死了,不让她进门,那时候正是冬天,栾菊杰在外头冻得瑟瑟发抖,她妈妈心疼不过,就开门让她进屋了。”

  栾菊杰一进屋,父亲厉声说道,“不许吃饭1母亲替女儿辩解,“练了一天了,怎么能不吃饭呢。”栾有山刀子嘴豆腐心,还是默许母亲给栾菊杰热了饭菜。

  在栾有山的严厉管教下,栾菊杰恪守家规,白天在队里训练,晚上准时回家,由于家里的孩子上不起托儿所,栾菊杰还要带老三和老四,她的乖巧和懂事,让父母很欣慰。

  栾菊杰14岁时,第一次去北京参加全运会,就拿了第二名,这次获奖,使得栾菊杰的击剑事业又迈向了新的台阶。栾有山却心疼地说:“她第一次去北京,家里为她借了五块钱带着,五块钱够什么用呀,当时我单位的人都反对我,说我们家的条件不可能培养出运动员。结果,栾菊杰不但成才了,还成了世界冠军,现在那位同事见了我还不好意思呢。”

  1976年,栾菊杰进入国家队,训练更加辛苦,而家里有那么多张嘴要吃饭,栾有山对记者说:“我们家的日子很艰苦,每天就是用开水泡菜饭吃,冬天就吃点腌菜。”

  栾有山是个钓甲鱼高手,“家里没钱买补品,怎么办呢,女儿训练需要营养埃我就骑着自行车从中山门到江宁钓甲鱼,最多一次一下钓了二十几个甲鱼,这些甲鱼就成了女儿当时的营养品。”

  在艰苦的训练条件下,栾菊杰还要顶着病痛,她患有严重的肾炎,医生曾给她判了“死刑”,说她的身体不可能当运动员。栾菊杰硬是咬着牙,继续在赛场上拼搏。

  有一阵子,栾菊杰的病特别严重,妈妈严规珍就带着中药,随队在北京和广州照顾她,每天为栾菊杰熬中药,也去看栾菊杰训练。

  这时,刚忙完活的严规珍老人,和记者聊起了女儿,眼中满是关爱之情,“栾菊杰是个特别能吃苦,特坚强的孩子,每次看她训练时特别辛苦,训练结束了,她还要坚持练,每到比赛时我就不敢去看,就怕她输,紧张得不敢看。”

  1984年,栾菊杰取得奥运金牌,让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个南京女孩,但是,栾菊杰为世界剑坛所熟知,是1978年在西班牙马德里的一场浴血激战。

  那是在第29届世界青年击剑锦标赛上,栾菊杰与前苏联选手扎加列娃比赛时,断剑刺穿了栾菊杰的左臂,击剑服被刺穿四个洞。“在这样的情况下,她还坚持把比赛完成,这需要怎样的毅力呀。”栾有山说到动情处,为女儿感到骄傲。

  后来,为了能在国际剑联中为中国人占得一席之地,栾菊杰去了加拿大,加入了加拿大埃德蒙多击剑俱乐部担任教练。“栾菊杰一天要教三十多个学生,她培养出来的学生多次获奖,人数超过1万多了。”另外只有初中文凭的她还在短时间内掌握了英语和法语两门语言,让所有人大吃一惊,不过至今为止,栾菊杰写得最好的英文就是她自己的签名,其他的都是“会说不会写”。

  栾菊杰和丈夫生了三个孩子,两个漂亮可爱的女儿梦佳、梦媛和小儿子宏涛,一家人也常回南京看望老人。大女儿梦佳出生时,栾有山和老伴去加拿大照顾了一年,“孙女先天性心脏病,心脏装了个起搏器,栾菊杰还要带学生训练,我们就过去带孩子。”现在三个孩子在学校讲英语,回家后就和父母讲中文,这是他们家的“家规”。栾有山还向记者透露一件鲜为人知的事情,“栾菊杰三个孩子全是剖腹产,生完老大三天,她居然就回队带学生了,为了不耽误学生的学习,她用布包着肚子,裹上毛衣保护伤口,而且加拿大的剖腹产不是缝针的,是用胶布把伤口胶上的。三次都是剖腹产呀,同一个地方动上三刀,这哪是一般人能受的罪。”

  栾有山对子女教育严格,但对他们的婚姻大事一概开明看待,“只要端端正正,从事正当行业,自己喜欢,就可以了。”栾菊杰的爱人顾大进当时在省科委工作,和栾菊杰也有工作上的接触,经省科委的一个科长介绍,两个人就正式认识了,次年结了婚。

  栾菊杰准备到加拿大开拓事业后,顾大进也就辞掉原来很稳定的工作,全家一起到加拿大定居。现在栾菊杰在外打拼事业,顾大进就在家当好她的“贤内助”。

  她和丈夫非常恩爱,两人仅有的几次红脸还是因为“发型问题”。原来栾菊杰以前一直留着长头发,丈夫也最爱她的这个形象。不过她自己定了个目标:40岁之后一定要换新发型。

  终于等到40岁了,栾菊杰瞒着丈夫自己动手把大辫子给剪了。那天,丈夫去机场接比赛回来的栾菊杰,当场就傻眼了,连说几个“你怎么剪了?”为此还生气了好几天。

  栾菊杰在扮靓过程中给我们透露,她的加拿大家中总是一尘不染的,因为她看到有灰尘就忍不住要去抹掉。而且训练不紧张的时候,她总会陪在孩子们身边,所以孩子还是很依赖这个“女强人”妈妈的。

  采访结束,严规珍老人热心地为记者找来照片,一家9口人的全家福,栾菊杰和老公、孩子在加拿大的生活照。二老告诉记者,栾菊杰就是这么一个顽强的人,现在她完全战胜了病魔,身体健康得很,不管遇到什么事,她总能开朗地对待,幸福地享受生活。我们衷心祝愿:这位剑坛侠女永远守住自己的那份幸福与温馨。(编辑暴雪)